<img height="1" width="1" 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1398237490604710&ev=PageView&noscript=1"/>
首頁 各種看見 高齡長照 陳乃菁專欄
陳乃菁專欄:有一天咱若老,希望挑選怎樣的成人尿布?
  • 標準
  • sdg

陳乃菁專欄:有一天咱若老,希望挑選怎樣的成人尿布?

2022-03-25 高雄長庚神經內科部癲癇科主治醫師/陳乃菁

「成人尿布」這話題跟我很有緣,我寫的書裡有一整個章節在談論尿布,關於長輩和尿布奮鬥的故事。每次我參加長照醫療的展覽,總下意識地將尿布廠商掃視一遍,有廠商大力宣傳自家廠牌的尿布可以撐滿八小時不外漏,身旁的朋友語帶佩服:「家屬可以八小時再換一次尿布,這產品真好,對吧?」

「好或不好,很難說。」我說,八小時換一次尿布,對照顧者來說的確負擔變小,但這不見得是「最好的」尿布。為什麼呢?這得從我的患者的經驗談起。

夜間漏尿 讓照顧者心力交瘁

居服員照顧長期臥床長者。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我的患者小王先生今年72歲,未婚。每次帶小王先生來回診的,是大他四歲的哥哥老王先生。前幾天我在診間見到老王和他的兒子,兒子一開口就訴苦:「我叔叔晚上都不睡覺,醫生啊,你可以開安眠藥嗎?」

我看藥單,發現已經定期開了一顆安眠藥。老王當下承認,自己沒讓弟弟吃安眠藥,兒子這時瞪了爸爸一眼:「你不餵他吃藥,他睡不著,連帶你也不能睡,你都快累死了。」

老王面有難色:「我怕他吃安眠藥會越吃越笨。」我說:「病程已經發展到中度失智,建議家屬以自己方便的方式來照顧就可以,不要累壞了。不過,還是要由主要照顧者來做決定。我會盡量協助你們。」

話說到這裡,老王先生才吞吞吐吐地承認:「其實我不擔心他不睡覺,我比較擔心的是尿尿的問題。不知道為什麼,我弟弟夜裡尿特別多,加上睡覺總會翻身,即使我讓他穿了兩件尿布,還是常把整張床都弄濕了。醫生啊,我沒有幫手,好幾個晚上,我一個人面對尿濕的弟弟和床,獨自把棉被床單都拆掉清理好,而且不是一晚清一次而已,曾經一晚處理到三次!」

他的話讓兒子心疼了:「爸爸,你已經老了。我和媽媽都覺得我們已經盡力照顧叔叔了,應該要送他去安養中心,讓你好好休息啊。」

老王立刻拉高聲量:「你這是對我好嗎?你對我好的話,就應該要讓我做我想做的事情,或者出手來幫我,不是出一張嘴批評我。你不要再跟我說這些了!」

眼看父子間的戰爭一觸即發,一旁的護理師趕緊打岔:「可以先處理尿布問題。你們知道成人尿布有分尿一次、二次和四次等不同款式嗎?」

老王問:「尿了四次才需要換嗎?」

我和護理師一起點頭:「很能吸收的意思。同時記得讓您弟弟睡前少喝水、或者搭配類似「復健褲」的吸水紙尿褲,您就不必那麼擔心。」

  • 註 復健褲的穿脫方式類似一般內褲,被照顧者也能自行穿脫。

老王露出開心的神色:「那麼我就不用擔心漏尿問題了。」

故事說到這裡,朋友說:「這不是很好嗎?吸收力強的尿布可以幫助到家屬呢。」

我說:「是沒錯,但這不見得是好事。妳想想,不是只有家屬在家照顧長輩時會用到尿布,機構工作人員也會幫長輩穿上尿布啊。所以,每八小時才需要更換的尿布出現了,你猜工作人員會怎麼選擇?他們會為長輩包上每尿一次就需要更換的尿布?還是尿了六次再來換的尿布?」

朋友想一想後說:「應該是越久越好,這樣一個輪班只需要換一次尿布,大家都輕鬆。」

我說:「輕鬆是有的,但『大家』這兩個字可能只包括工作人員喔。妳想想,如果穿尿布的是臥床長輩,每八小時換一次尿布,或許尿量可以被吸收掉,可是被尿布包裹著,裡面不可能完全全部乾燥、沒有濕氣,長期下來,皮膚變得濕濕皺皺的。再說,換尿布雖然辛苦,但這個過程很自然的會讓臥床的長輩翻身,如果八小時都不用換,很可能就變成八小時都維持同一個姿勢。所以說,很厲害的尿布不見得全然是好事。」

回家後,我上網搜尋成人尿布,發現國內外民眾主要在乎這四點:

  1. 要舒適的材質
  2. 沒有壓迫感
  3. 樣式好看
  4. 方便、容易使用

這幾點都很合理,可是多半還是從紙尿褲性質考量,幾乎沒有分析到不同狀況的長輩,有哪些獨特的使用需求。

尿布款式可組合選用 兼顧長輩的生理與心理

成人尿布陳列貨架。攝影/陳靖宜

我想,大家都會老,將心比心,我們應當可以理解長輩對尿布的排斥,到了必須面對排尿問題時,我們的處理可試著委婉一點。例如,不要直覺反應要長輩馬上包上尿布。當長輩還能自主走動時,我們可以協助他調整生活習慣,先鼓勵他沒事多上廁所,多跑幾趟廁所就能多排空尿液。我們也要鼓勵長輩多做能增強憋尿功能的運動,甚至全家一起做,藉此增加長輩的意願。

面對自尊心強的長輩,我們可以選擇吸水力強又美觀的內褲,例如女性生理期時穿的「月亮褲」,幫助長輩度過適應尿布的尷尬期,避免他們出現「昨天我還和大家一樣、今天我就變成包尿布的老人了」等想法。若經過這些努力,長輩依舊有尿褲子的狀況,再來使用尿布。

  • 註 月亮褲的外觀狀似一般內褲,但具有吸水性,可吸收三片日用衛生棉的血量。

有人希望省點尿布錢,會選擇吸收量大、能夠撐久一點的產品;有人怕一尿就有味道,會選擇吸收量少,但可以常換的類型。當長輩已經長期臥床,為了長輩的睡眠品質、減少照顧者的負擔,我們當然可以選用吸收力強一點的尿布;但在白天,還是可以頻繁一點地更換尿布 ,所以白天可使用每二到三小時就換一次的尿布。如此一來,照顧者也能趁機幫長輩翻個身、增加腸胃蠕動、檢查身體狀況。

所以說,使用尿布並非原罪,大家不需要特別排斥。只是我們要根據不同的需求、在每個階段做出不同的選擇,不需要固著於單一品項一路用到底。換個角度想:換尿布這件事不見得都是負面的,正如吸收力強不見得全然是優點。其實我們可以把換尿布正面看待為多一次與長輩互動、提早發現健康問題的機會,長輩健康狀態維持得越好,照顧者的負擔也就自然減少了。
陳乃菁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