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height="1" width="1" 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1398237490604710&ev=PageView&noscript=1"/>
首頁 各種看見 高齡長照 陳乃菁專欄
陳乃菁專欄:如何面對失智父親的性邀約
  • 標準
  • sdg

陳乃菁專欄:如何面對失智父親的性邀約

2022-04-25 高雄長庚神經內科部癲癇科主治醫師/陳乃菁

在高齡門診服務久了,我發現男人對於美麗女孩的追求,是不分年齡的。在失智症的影響下,患者甚至忘了一輩子的「牽手」還在身旁,就想要追求其他女性。

高齡者的追求行為 衝擊家庭關係

陳乃菁專欄:每天跟外機看護求婚的失智長輩,甚至忘記前一天已經求過婚了。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我的門診家屬李小姐正因此事煩惱不已:「乃菁醫師,我爸每天跟外籍看護求婚。我爸爸失智了,忘東忘西,甚至忘記前一天已經跟看護求過婚了。」

我很好奇:「你怎麼跟爸爸說?」

李小姐說:「我故意說,政府規定75歲以上的老人不能結婚。爸爸搖搖頭說:『原來自己老到不能結婚了』,但沒多久就說我騙他,說他記得法律上沒這條規定。我只好說,國家要保護生病的老人,怕老人被騙,所以規定不能隨便結婚。」

這樣的對話每日上演。李伯伯只要吃飽午飯,睡了舒服的午覺,心情大好,起床後就拉著外籍看護求婚。外籍看護顧左右而言他,李伯伯的太太則在一旁哭泣,偏偏她身體也不好,李小姐擔心這樣的情緒起伏會讓媽媽失去活下去的意志。李小姐被夾在父母中間,為難到想把父親送去安養中心。

我問:「你爸爸知道太太在旁邊哭得很傷心嗎?」

李小姐說:「他常常忘記媽媽在旁邊,他只看到眼前年輕的看護。如果爸爸每天都跟媽媽求婚,不知道該有多好。」

我建議:「這樣吧,除非是勞力工作,不然盡量讓看護離開爸爸眼前,讓爸爸一天中大部分時間都與媽媽相伴。如果他又開始說看護好漂亮,你們請看護說:『阿嬤年輕時也漂亮,所以你們才結婚的』,減少他求婚的機會,同時想起太太的美好。」

同樣為此煩惱的,還有失智的黃奶奶。她深愛黃爺爺,總擔心到家裡照顧洗腎老伴的外籍看護會把老伴拐走。於是黃奶奶勤跑理髮院,回家後還認真梳妝打扮,不時抓著老公問,「我和外籍看護誰比較美麗」。

黃爺爺耐心哄著:「當然是妳美麗,不然我怎麼會跟妳結婚呢?」

黃奶奶笑了,但還是放不下心,整天黏著老伴、不讓兩人單獨相處。黃奶奶說:「你打年輕起就喜歡看漂亮妹妹,我現在老了,你一定會喜歡她。」

黃家兒女們只好居中協調,請外籍看護白天到爺爺奶奶家工作,晚上到鄰近的兒女家裡休息。外籍看護平時都躲在廚房,盡量不出現在兩位老人家面前。

黃奶奶的試探持續了一段時間,兒女們用各種方式嘗試調解,還好爺爺很包容奶奶,漸漸的,黃奶奶即使認為外籍看護長得好看,也不再提起老伴會被搶走的憂慮。他們的女兒有感而發:「爸爸年輕時就喜歡在外面喝酒交朋友,也許這個記憶太深刻了,從那時就埋下媽媽不安全感的因子。」

他赤裸地展現性需求 「因為他失智了」

陳乃菁專欄:失智症會凸顯患者某些特殊需求,直覺的說出心中最真實的反應。圖/願景工程資料照片

以上都還停留在追求的階段。事實上,老年人依舊有性的需求,家屬對此更是難以啟齒,總要趁四下無人時吞吞吐吐的對我傾訴。

「陳醫師,我爸爸會問我要不要跟他『那個』,他可以給錢。」

「陳醫師,我爸爸在我幫他洗澡的時候,對我上下其手。有時候,我都要喝點酒才能去幫他洗,我一邊洗一邊哭。」

有些家屬會直接回嘴,例如賴小姐:「我爸說要跟我『那個』,問我多少錢。我請他想清楚,告訴他我是他的女兒,他就會說自己忘了,說以前的自己都是付錢處理這種事情。」

賴小姐補充:「沒幾天,我那失智爸爸又說我豐滿可愛。我就說他老了也可愛,我是他可愛的胖女兒。沒多久他又忘記我是女兒,又開始說要付錢給我,希望我這位豐滿的小姐可以跟他『那個』。陳醫師,我已經快100公斤,實在是不能理解爸爸眼中豐滿可愛的小姐是哪位。」

有別於大部分家屬的焦慮,或不知如何面對,賴小姐用不同的心態和觀點面對失智老父親的性需求,談笑著讓尷尬的事情不留下傷害。賴小姐辭職返鄉照顧,總是用聰明的方式應對爸爸在生活中的問題行為,鮮少依賴藥物,她說:「我真心愛著他,我相信他不會傷害我。他只是失智,我很捨不得他失智了。」

賴爺爺現在已經過世,在他過世之前,總無法控制的說要拿錢換「那個」,但他從來沒有真的傷害過家人。

我常想,失智症會凸顯患者某些特殊需求,例如喜歡美麗的女孩、佔有慾變強,性需求變高等等。很多時候,患者忘記了自己當下的年齡,或是家庭成員的狀況,所以情緒一來,就針對眼前所見,直覺的說出心中最真實的反應。

他們沒有想要傷害誰,很多時候,說出口的話都是有口無心的。希望照顧者不要因此而受傷,或許能如賴小姐一樣,換個角度想、多包容、以不帶情緒的方式巧妙化解、把患者帶回真實的生活情境。

陳乃菁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