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height="1" width="1" 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1398237490604710&ev=PageView&noscript=1"/>
【採訪線外】我在杜拜最大的文化衝擊:行人天堂
  • 標準
  • sdg
  • sdg

【採訪線外】我在杜拜最大的文化衝擊:行人天堂

2023-12-19 願景工程/孫文臨

站在路口,我抬頭沒看到台灣常見的「小綠人」行人號誌燈,四處張望,卻連汽車的紅綠燈也沒有半個。眼看我站在斑馬線前躊躇不前,身後的人繞過我,腳步都沒絲毫放慢,逕自走過街頭。馬路上原先繁忙的車流立即停下,無需閃躲、不必徬徨,甚至不用特意加快腳步,就維持堅定的步伐走過馬路。

彷彿「帝王條款」的漫畫場景,是杜拜人習以為常的街景,是我來到杜拜後最大的文化衝擊——哪怕是上千萬的超跑,也都會停下來等你。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來到杜拜以後,我才明白為什麼台灣會被外國人稱為「行人地獄」。作為一個從地獄來到杜拜的台灣人,走在街上真的會時常驚嘆:原來行人空間也可以如此友善。

杜拜的道路規劃設計完善,可以見到單車、人行道、汽車分道而行。攝影/孫文臨

杜拜的交通安全,並非只是個人感受,而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非常重視的願景,該國曾在2017年加嚴交通法規,讓每十萬人的交通傷害死亡人數,從2015年的7.4人下降到2019年的3.5人,其中杜拜更在2021年降到1.5人。而台灣每十萬人中交通死亡事故為12.5人,足足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四倍。

杜拜的交通安全之所以可以維持,可以分為違規取締及道路設計兩個層面來看。在執法方面,杜拜的警方相當落實執法,執法人員隨處可見,只要路上有車輛違規幾乎都是立即被開罰,而在重要路口也隨時都能看到交通警察輪值站崗。

除了警方落實執法,嚴格的法規也有一定約束力。依照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交通法規,違規停車以及未禮讓行人都是罰500迪拉姆(約新台幣4200元),把車停在人行道上會罰400迪拉姆(約新台幣3400元),違反交通號誌則會被處1000迪拉姆(約台幣8500元)並扣押車輛一個月。

相較之下,台灣違規停車最高罰600到1200元,闖紅燈最高罰1800到5400元,未禮讓行人則是在今年緊急修法調高罰鍰最高6000元,才稍比杜拜嚴格一些。

除了法規,道路設計對於交通安全也很重要。根據筆者觀察,在杜拜的許多行人穿越道上都會做路面凸起,強迫駕駛要放慢速度,另外一般的平面道路設置了許多圓環及行人庇護島,大多數街區也都預留了相當寬敞的人行道,窄有3米、寬有5米以上,而且每一個人行道也都與與車道有高低落差,跟台灣常見僅1米寬、緊貼路面的綠色標線人行道簡直是天壤之別。

在杜拜的巷弄內也仍設有人行道,且預留停車空間避免車輛停在人行道上。攝影/孫文臨

台灣許多巷弄都設有綠色的「標線型人行道」卻經常遭到車輛佔用,效果不彰。圖片來源/聯合報系資料庫

人行道寬敞的好處,還有可以預留臨停的空間,杜拜馬路上除了有很多汽車,也有很多騎機車的外送員,但因為部分人行道已有退縮預留臨停空間,因此很少會看到機車停到人行道上,汽車當然更不用說。

當然提供行人舒適的步行空間還是有代價。除了車道限縮、車輛走走停停之外,加上杜拜街上許多圓環也迫使駕駛放慢車速,因此杜拜市區上下班時間的塞車情況非常嚴重,許多計程車司機談到杜拜交通都有頗多怨言。有一位從印度來的駕駛都說,剛來第一個月賺的錢都拿去繳罰金了,因此很快也就改變了駕駛習慣,反而是回印度時都不太敢開車了。

但杜拜的交通環境對行人來說,確實是一大福音。經過兩週的練習,我也慢慢敢勇敢地穿越馬路,雖然有時候看到迎面而來的車輛,我還是不自覺停下腳步想等車子先過,但通常駕駛都會直接停下來,用手勢或眼神示意我:「你就走過去啊!」

離開杜拜回到台灣,我擔心除了要調整時差,或許還得要重新調整走在路上的心態。

願景工程基金會是個獨立、非營利的新聞倡議組織,我們相信,好的報導與行動需要時間與資源維持活力運作。歡迎您透過捐款支持我們,不論多寡,都是推動台灣向前邁進的動力。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