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height="1" width="1" 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1398237490604710&ev=PageView&noscript=1"/>
首頁 環境 前進COP 前進COP27
中東仲裁國埃及 為何遭質疑靠氣候峰會掩蓋人權、高碳排爭議?
  • 標準
  • sdg
  • sdg
  • sdg

中東仲裁國埃及 為何遭質疑靠氣候峰會掩蓋人權、高碳排爭議?

2022-11-06 中央大學通識中心兼任教授李河清

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7次締約國大會(COP27)即將在11月6日至18日在埃及召開。這是第五次在非洲舉辦的年度氣候大會。摩洛哥曾舉辦過兩次,分別為COP27和COP22,南非,COP17,肯亞,COP12。聯合國每五年選在非洲開會,巧妙兼顧了地域平衡和南北競合。

非洲的溫室氣體排放占全球排放的4%。高溫乾旱等氣象災害,非洲首當其衝。面對農業、食安、遷徙、空污與健康等負面影響,非洲的因應能力又極為薄弱,這次在埃及開會,正凸顯了非洲獨特的地緣政治與能源轉型。

埃及90%的能源來自化石燃料,是非洲第二大天然氣生產國。COP26格拉斯哥盟約所達成的甲烷減量承諾,潔淨電力轉型,零排放車輛宣言,埃及都沒有參加,卻將天然氣做為能源轉型的橋接,晉升成為非洲重要的天然氣轉運中心。參與巴黎協定的成員國,依照國情與能力,需要繳交國家自訂貢獻(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NDC),作為減量行動的準則。身為主辦國,埃及延遲至今(2022)年7月才首度修訂巴黎協定目標的承諾。氣候行動追蹤智庫 (Climate Action Tracker, CAT), 依照模式與實際減量推估,埃及被評為「嚴重不足」。

CAT認為,埃及的NDC不夠透明,難以量化,因而可以輕易達成。其既有政策推估結果也顯示,埃及的排放量於2030年達到比現今水平增加15%至40%,而埃及所訂定的目標則是增加50%,遠高於CAT的推估。

埃及沒有加入2050年淨零排放的行列。其所自行訂定的的減量目標附帶條件,以獲得國際補助為前提。為了確實遵行巴黎協定,埃及在COP27召開之前,亟需重新審視並提出更有力且透明的減量目標。此外,埃及雖然停止建造燃煤電廠,投資再生能源,卻大幅度增加國內天然氣的生產及利用,並視其為「過渡燃料」,埃及的長期能源策略將難以擺脫高碳排國家的枷鎖。

埃及首都開羅是全世界空氣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主因為城市人口密度高、汽車和工廠排放廢氣、郊區農田焚燒稻草所致,尤其當每年秋季更是籠罩在一片灰色的霧霾當中。圖/Kim Eun Yeul(World Bank)

國際政治學者談到埃及,常會提及兩件事,以阿衝突的調解人以及蘇伊士運河。COP27主席的特別代表WaeL Aboulmagd就表示,埃及將以「公正仲裁國」(Impartial Arbiter)為期許,為非洲國家發聲,結合發展中國家爭取氣候資金,呼籲工業發達國家確實擔負起減排的歷史責任,並針對氣象災害所造成的「損失與損害」(Loss and Damage)成立賠償融資機制。目前已有丹麥、蘇格蘭表達資助意願。

COP27的最大爭議,來自於人權議題。埃及軍政府於2013年取得政權,塞西總統大量拘捕異議份子,政治關押程序不當,使用酷刑,甚而強迫失蹤。目前約有6萬名政治犯,囚禁牢中。其中,英國籍政治犯Alaa Abd El-Fattah,於4月開始絕食抗議,僅靠一週一信與家人聯絡。記者/作家/社運人士Naomi Klein特別在衛報撰文,痛心指出COP27不止是為汙染國家漂綠,更是為埃及這個警察國家漂白。緊繃的氛圍,同時反映在多則外媒人權議題的報導,訪問對象皆選擇匿名。國際特赦組織認為,COP27或許是有史以來控制最為嚴密的COP。

此次COP27的會場不在開羅,而是鄰近紅海的度假城市,夏姆錫克(Sharm El Sheikh)。這裡臨海環山,市容整齊,旅館林立,易於管理。也曾經選為以阿衝突的調解地點。大會官方網頁聲稱,夏姆錫克是綠色城市,貼出大量太陽能板的照片。根據10月14日埃及獨立報的報導,夏姆錫克的光電計畫將在11月開始運作,太陽板主要設置於國際機場及9間認可旅館的屋頂。

COP27的會場是鄰近紅海的度假城市夏姆錫克(Sharm El Sheikh)。圖/Kiara Wort(UNFCCC)

至於,可不可以像往年一樣,在週末集結氣候遊行? 埃及政府嚴格禁止未經核准的公開遊行。但針對COP27,事先報備,官方認可的遊行,主辦方還是歡迎。

11月2 日,距開會三天前, 路透社外電披露,當地人權團體Egyptian Commission for Rights and Freedoms (ECRF) 證實,約有70名居民遭到拘捕。理由是在網路社群媒體上散布不實訊息。阿拉伯之春運動之後,埃及言論自由受到限制。長期處於壓制監控的陰影之下,這就是一般百姓的生活日常。

11月3日,距開會兩天前,公約秘書處NGO/觀察員聯絡辦公室來函,緊急通知所有與會者迅速清空會展中心,以便主辦方在11月4日進行全面性的掃雷行動(bomb sweep);信中同時說明,COP27會場的部分空間仍在修建當中,不確定能百分之百的開放使用。

自從2011年阿拉伯之春運動之後,埃及言論自由受到限制。圖/Hossam el-Hamalawy

在拘捕,掃雷的行動下,COP27,11月6日揭幕。這會是一場監管最為嚴密,保護最為周全的氣候峰會。

願景工程基金會是個獨立、非營利的新聞倡議組織,我們相信,好的報導與行動需要時間與資源維持活力運作。歡迎您透過捐款支持我們,不論多寡,都是推動台灣向前邁進的動力。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