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height="1" width="1" 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1398237490604710&ev=PageView&noscript=1"/>
首頁 社會 體檢行的正義 回響與追蹤報導
等了半世紀的巴士駛入鹿場部落 居民喜迎更盼客貨共載
  • 標準
  • sdg
  • sdg
  • sdg

等了半世紀的巴士駛入鹿場部落 居民喜迎更盼客貨共載

2022-12-15 願景工程/許詩愷

六十年前,苗栗縣南庄鄉的泰雅族鹿場部落居民,只能搭著煤礦貨車來回鄉鎮和山區。但關礦後,當地頓失交通工具,若沒有親友協助接送,居民必須走上一至三小時,才能抵達南庄老街,再轉車進入苗栗市區,長者缺醫、孩童失學成了普遍現象。今年「幸福巴士2.0」終於駛入鹿場部落,頭目楊雙發形容:「這是遲到半個世紀的巴士」。

距離最近的火車站約四十公里路程,在這客運進不來的偏鄉,壯年階層多旅居外地謀生,除了隔代教養,還缺乏「會開車」的勞動力。楊雙發說,當年輕人不在家,「我們甚麼事情都不能做」,現在每天都能預約出門,不用再花錢包白牌車。揪鄰居一起租車下山,是偏鄉常態,當地單趟價格從早期三百元一路飆漲到六百。

鹿場幸福巴士2

前往鹿場部落的路段坡度過高,禁行甲乙類大客車通行,且居民數量不足以讓業者回本,是當地多年爭取客運未果的兩大主因。願景工程曾於2018年製作「體檢行的正義2.0」專題報導,實地探訪南庄鹿場、向天湖兩部落,分析客運為何「進不來」?記者更目睹一名就讀南庄國中的風同學,每天五點起床,搶搭六點五十分出發的公車上學;否則下一班車,他得等到中午十二點。

如今幸福巴士提供平日八班次、假日十六班次接駁,只要電話預約即可,大幅改善民生,也提供就業機會。三十三歲司機葛志勤離鄉多年,以開卡車維生,現在終於能回家工作,「開車就能照顧部落,很不錯」。他負責的路線在每天早上六點四十、八點半已有兩趟固定預約班次,分別載學生上學、長者採買日用品與就醫、散心。

當居民有了移動自由 益處不只民生

本次幸福巴士「鹿場線」為首次開通,「東河線」則整合即將停駛的苗栗客運5824線。交通部公路總局副總工程司劉雅玲於啟用典禮透露,幸福巴士已在全台偏鄉開設394條路線,苗栗的下一目標則是深入銅鑼鄉。新竹區監理所所長吳季娟也提及,公共運輸上路後,可望解決白牌車喊價現象。

不只政府資源,返鄉青年邱星崴也是催生幸福巴士的幕後推手。他說,南庄自古便是泰雅、賽夏、客家的文化薈萃地,交通權益成了「族群不正義」的現象之一。邱星崴形容:「居住在高山台地的泰雅族,從來沒有公車;住在河谷兩側的賽夏族,一天三班公車;住在河階平原以外的客家人大約一小時一班公車。」此現象終於得到改善。

鹿場幸福巴士4

邱星崴更觀察到,過去負責開車、選擇目的地的駕駛多為男性,如今部落婦女終於享有「移動自由」。由於不同偏鄉各有需求,南庄鄉幸福巴士還在車上安裝置物箱,方便下鄉採買的居民放入較油膩、會滲血水的食材,同步增加在地經濟消費。

邱星崴分析,南庄鄉雖是苗栗觀光重鎮,但礙於交通困難,每年兩百多萬旅客人次多集中在公車總站旁的「桂花巷」,形成外來店家向外來遊客販賣外地貨的「三外」循環,連當地居民都吃不到在地美食。邱星崴說,第一班幸福巴士開動時,「全車都是部落長輩,他們要趁平日去吃我們這裡最有名的南庄麵,回家時再一人帶一盒雞蛋」,這是外人難以想像的城鄉差距。

幸福的下一步 客貨共載與偏鄉新活水

解決移動需求的下一步,居民期待開放「客貨共載」。六十三歲鹿場部落居民Anuy Tayaw在家中種菜、養雞的原物料必須包貨車運上山,一趟三千元,成了部落沉重負擔。Anuy Tayaw說,每隻雞都是「黃金雞」。

交痛部於去年修法開放客貨共載,讓幸福巴士不只載人,也能運居民賴以為生的日用品,已在屏東縣滿州鄉上路。但此《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44條之5仍需地方政府依需求辦理,南庄居民正期盼苗縣盡快放行。

這輛巴士在半世紀後終於抵達,對偏鄉居民而言是人生大事。「有了幸福巴士才知道世界有多寬,還可以邀隔壁部落的老人家來吃早餐」,Anuy Tayaw回憶,年輕時搭礦場運煤車下山,車子開著,臉也被燻黑,現在搭巴士「可以先化妝再出門」。

Anuy Tayaw甚至記得,曾有孕婦搭到一半羊水破了,就地生產,嬰兒便取了和南邦礦場一樣的名字,「他真的叫南邦,還住在我們部落。」她笑說,以後有年輕人也搭著幸福巴士生小孩,漢語名字就要叫「幸福」

鹿場幸福巴士3

鹿場幸福巴士5

願景工程基金會是個獨立、非營利的新聞倡議組織,我們相信,好的報導與行動需要時間與資源維持活力運作。歡迎您透過捐款支持我們,不論多寡,都是推動台灣向前邁進的動力。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