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height="1" width="1" 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1398237490604710&ev=PageView&noscript=1"/>
首頁 各種看見 國際新知 吳芮祺專欄
吳芮祺專欄:違法也要放煙火,荷蘭跨年傳統該捨該留?
  • 標準
  • sdg
  • sdg

吳芮祺專欄:違法也要放煙火,荷蘭跨年傳統該捨該留?

2023-01-09 旅荷出版人/吳芮祺

新的一年才剛剛開始。對於荷蘭的警察、醫生或一些民眾來說,卻已經是要修復損害、清理市容的忙碌時刻

每年的跨年喜悅,炸出超過千萬歐元的損害,這樣的樂極生悲,源自荷蘭民眾意見兩極的「煙火跨年傳統」。

在平日的荷蘭,放煙火是違法的。但365天就有這麼一天,能讓民眾所有的期待和情緒與煙火一起爆炸釋放。從31號跨年夜到新年凌晨,煙火禁令限時解禁,人們終於可以無所顧忌的自由慶祝。

雖然荷蘭歷年來都沒有超大型的國家級煙火施放,但家家戶戶都有民眾自掏腰包,在院子、廣場、停車場施放無數高空煙火(有時加上信號彈)。百花齊放的煙火派對,是荷蘭跨年最喧囂特別的景象。

但是,一年一度的自由煙火並不是人人喜愛。過滿的情緒、加上不怕危險的青少年與酒精,跨年街頭常常變成煙火四竄的流彈戰場。

垃圾桶、郵筒、公車站、車輛、沒關好的窗戶與來不及安全趕回家的路人,都可能成為跨年夜的受害者。從31號開始,很多城市也會全面封閉地下垃圾桶和紙類回收箱,除了讓清潔隊有個小休假,也盡可能避免市府財產成為下一個爆破目標。

整個市區都變成煙火施放區。荷蘭的跨年傳統,危險但也美麗(照片/筆者提供)

從2014年起,荷蘭眼科協會與許多醫師團體發起「禁止私人施放煙火」的連署與請願活動(vuurwerkmanifest),截至去年年底已有超過70萬人連署。主要倡議人之一的眼科醫師 Tjeerd de Faber 説:「煙火是人類雙眼能看到的最美麗的事物之一,但它不應該是你最後看到的景象。」

在他執業的三十多年中,幾乎每年跨年都要在診間加班,治療因煙火炸傷雙眼的病患。倡議者希望能讓煙硝四射的荷蘭跨年傳統徹底走入歷史,降低政府與私人財產損害,也減少每年因煙火失明、聽力損傷或截肢的受害者。

煙火差不多放完了,青少年用刻意引爆的地面煙火將雜物炸成一團火球(照片/筆者提供)

經過八年多奔走,就在剛結束的2022/2023跨年,荷蘭有12個城市(包含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宣布全面禁止私人施放煙火,只允許民眾購買無殺傷力的甩炮和仙女棒。警方也在邊境努力攔截,2022年又破歷史紀錄,已查禁近700公噸的違法煙火製品。

新年、新改變。對住在鹿特丹非市區住宅區的我來說,私人釋放的煙火雖然違法,但能從窗邊安全欣賞美麗、近距離,又免費的煙火,其實一點壞處也沒有。因此,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多瞭解「禁止煙火」的倡議原因,和很多人已付出的健康代價。

2022/2023跨年與未來幾年預計推動煙火禁令的荷蘭城市(圖片來源/荷蘭NOS網站)

這次見識市府大手筆下廣告宣傳、不惜破壞跨年心情也要頒布禁令,真心感覺這樣的決策非常不同以往,也不容易。雖然,成效還待努力。這個跨年夜與許多日常(特別是世足賽期間),違法但美麗的煙火一如往常瘋狂施放。

但荷蘭市級政府終於下定決心頒布的煙火禁令,真切是民眾思考與討論的開始:公眾安全或維護傳統、全面禁止煙火或處罰個人失序行為。

立法禁止一年一度的煙火盛會,又要如何安撫或疏導民眾累積的情緒⋯⋯每個公共決策都不容易,無法取悅所有人,也值得更多討論與思考。


文末註記:如果希望用影像親臨瘋狂的荷蘭跨年現場,可以看看Youtuber剪輯的影片「How to Survive Dutch Fireworks

作者提供之參考資料:

1.禁止私人施放煙火(vuurwerkmanifest)連署與請願活動網站

2.2022/2023 頒布煙火禁令的荷蘭城市

3.荷蘭歷年跨年財產損害統計

吳芮祺專欄

願景工程基金會是個獨立、非營利的新聞倡議組織,我們相信,好的報導與行動需要時間與資源維持活力運作。歡迎您透過捐款支持我們,不論多寡,都是推動台灣向前邁進的動力。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