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height="1" width="1" 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1398237490604710&ev=PageView&noscript=1"/>
首頁 環境 採訪線外 採訪線外
【採訪線外】石油大國也想當再生能源優等生?杜拜的未來野心
  • 標準
  • sdg
  • sdg

【採訪線外】石油大國也想當再生能源優等生?杜拜的未來野心

2023-12-19 願景工程/劉十賢

早在COP28開議前,大會主席賈比爾身兼石油公司執行長的身分引發爭議;弔詭的是,他同時也是阿聯酋再生能源公司的創辦人。

實際造訪阿聯的氣候峰會後,我覺得賈比爾的雙重身分,恰好是石油大國在淨零時代的戰略縮影。

阿聯酋是OPEC會員,卻也是COP28主辦國、國際再生能源總署所在地。作為中東第一個喊出「2050淨零」目標的國家,阿聯一面輸出石油,一面建造世界最大的太陽能園區;當COP大會裡正在對化石燃料爭執不休,主席賈比爾還被爆出反科學爭議時,展區「能源轉型館」內,正展示大量再生能源與「碳移除」技術。

我對這些矛盾的理解是,阿聯很清楚想繼續維持在中東、在世界的經濟地位,緊抱石油不會是選項。在榨乾石油的最後一滴剩餘價值之前,要想辦法建立起新的領導品牌,在綠色時代保有話語權,在新能源時代創造第二高峰。

長期參與COP的政大外交系兼任教授李河清教授看穿阿聯酋的盤算:產油國一手賣石油,一手賣碳捕捉封存技術,好讓各國能繼續用化石燃料;但這種技倆根本無法從源頭解決暖化危機。賈比爾的雙重身分,正精準描述產油國面對急迫的全球危機,仍設法守護自身利益的心機。

不過換個角度來看,國際氣候發展智庫執行長趙恭岳指出,阿聯酋的「非油經濟」比率近年不斷上升,在金融、觀光等產業創造大筆收入,並大力發展再生能源。他認為,阿聯深知石油經濟總有一天會往下走,「趁還有力氣,趕快布局轉型,未來才能順利銜接。」

距離COP28會場大約半小時車程,1000萬片太陽能板密密麻麻座落在距的沙漠之中。攝影/劉十賢

趙恭岳認為,產油國願意帶頭轉型值得鼓勵。套句台灣政治人物常用的句型,阿聯似乎正採取某種「以油養綠」策略,實際成效還有待時間證明,但可以感覺到阿聯對直接衝擊產業命脈的趨勢,並沒有直接選擇無視或否定。

我認為杜拜是座「勇於談論未來的城市」。日前造訪杜拜太陽能園區時,導覽員除了介紹既有成效之外,也利用模型和互動式展品,說明他們接下來要如何實現「2050年以太陽能供應杜拜所有電力」的計畫。

slide

阿聯因豐富的石油資源致富,如今正站在通往減碳淨零的關口。圖為象徵連接杜拜過去和未來的地標「杜拜相框」。圖/Envato Elements

杜拜以豐富的石油資源致富,如今正站在通往減碳淨零的關口。圖為象徵連接杜拜過去和未來的地標「杜拜相框」杜拜以豐富的石油資源致富,如今正站在通往減碳淨零的關口。圖為「杜拜相框」,是一座象徵連接過去和未來的地標。圖/Envato Elements。圖/Envato Elements
「杜拜相框」另一側的舊城區,看得見傳統平房、清真寺,是杜拜歷史的縮影。攝影/劉十賢
從「杜拜相框」一側看過去,是充滿高速公路、高樓的新城區,未來感十足。攝影/劉十賢

2018年建成的「杜拜相框」,是杜拜知名的景點之一,矗立在新、舊城區之間的金色方框,從一面看過去是傳統的平房與清真寺,另一面則能看到哈里發塔、高速公路等未來感十足的建物,象徵杜拜的「過去」、「未來」兩個時代。

在登上至高處參觀之前,有一整區歷史展覽,說明杜拜如何開發、建設,走到今天的地位。

驚喜的是,看完高空景觀下樓後,還有一段「杜拜的未來」投影,呼嘯而過的氫能車,加速運轉的風力發電,竟然是杜拜描繪未來的第一幕。這是來到杜拜之前,我對石油大國不曾有過的想像。

願景工程基金會是個獨立、非營利的新聞倡議組織,我們相信,好的報導與行動需要時間與資源維持活力運作。歡迎您透過捐款支持我們,不論多寡,都是推動台灣向前邁進的動力。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