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height="1" width="1" 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1398237490604710&ev=PageView&noscript=1"/>
首頁 觀點 願景選讀 願景選讀
貝萊德投信CEO:金融業必須徹底重塑,氣候災難也是商業浩劫
  • 標準
  • sdg
  • sdg
  • sdg

貝萊德投信CEO:金融業必須徹底重塑,氣候災難也是商業浩劫

2022-06-07 天下文化/John Doerr、Ryan Panchadsaram;廖月娟、張靖之譯
小編報告:氣候危機加劇,企業界、金融界已無法忽視氣候變遷帶來的風險。究竟資本的力量能否加速各國達成淨零排放,避免人類遭受氣候災難的威脅?願景工程基金會長期關注此議題。 知名創投家John Doerr出版新書《OKR實現淨零排放的行動計畫》,以OKR目標管理法設計全球邁向「淨零排放」的行動計畫,值得各界領導人、投資者參考。以下為精華書摘。

全球規模最大的資產管理集團貝萊德(BlackRock),集團管理的資產高達8兆7000億美元。貝萊德表示,建構具備氣候意識的投資組合已經不是一種選擇,而是勢在必行的投資。

貝萊德執行長賴瑞芬克(Larry Fink)在2021年寫給企業CEO的公開信中宣布,投信業已經處在「轉型的風口浪尖」。他指出,愈來愈多投資人的投資組合向永續發展傾斜,他也說:「我們看到的結構性轉變將會進一步加速。」他警告,如果企業沒有為過渡到淨零經濟做準備,業務與價值都將大受影響。

他提醒投資人與企業領導人這項艱鉅的挑戰,要他們抓住這個雙重機會。一旦成功,不只能為股東帶來長期報酬,也能打造更光明、更繁榮的未來。

以下為賴瑞芬克所述。

賴瑞芬克:氣候風險,就是投資風險

五年前,我開始在公開信中提倡企業永續發展運動。在2020年的公開信後,我得到的半數以上是正面回應;40%則是相當負面的回饋,其中一半來自環保人士,他們認為我們做得還不夠。我承認,投信業並不完美,我們對社會中弱勢群體的關懷不夠,也沒能解決他們的問題。

另一半的批評來自極右派。有些傾向保守派的報紙甚至在諷刺漫畫中把我畫成一個擁抱大樹的人。的確,我自認是環保主義者,但是寫下那封公開信的我是個資本主義者,是客戶的委託人。

我確實相信,針對影響客戶資產的重要議題,貝萊德應該有發言權。多年來,我在給企業執行長的公開信中,愈來愈強調公司必須承擔責任,解決氣候危機。那些信已經發揮影響力。商業圓桌會議決議擴大對企業角色的定義,納入所有利害關係人,我相信或多或少也是回應我在2018年寫的那封公開信,我在信中強調了企業的使命。

OKR實現淨零排放的行動計畫2

在我發表2020年公開信的前一年,我目睹大堡礁的珊瑚白化,看到南美洲的野火以及波札那共和國的乾旱。

這不只是氣候災難,也是商業浩劫。不管我走到哪裡,都有人在談論永續發展的問題。我看得愈來愈清楚,氣候風險就是投資風險。

人們對氣候變遷的意識迅速提高。我相信,金融業已經走到必須徹底重塑的邊緣。氣候風險的證據迫使投資人重新評估自己的核心假設,如果一間公司拒絕改變,他們會好好考慮是否投資這家公司。

我們肩負的信託義務,是要確保我們代表客戶所投資的公司,能夠因應管理氣候風險,並且抓住成長的機會。只有做到這兩點,這些公司才能創造長期的財務報酬,為我們的客戶實現長期投資的目標。

2020年,我們看到懷抱氣候意識進行投資的資金飛快成長。這種資本流動在2021年繼續加速。因此,我在寫下2021年公開信時,更加充滿希望。資本主義可以改變氣候變遷的曲線嗎?答案是肯定的;我相信是如此。

不過,我們要做的事還有很多。

我們愈了解風險與機會,所有行業就能愈快實現結構性的轉變。嬌生(Johnson & Johnson)今天的本益比高於大多數的同業,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執行長艾力克斯戈斯基(Alex Gorsky)致力於減少嬌生的碳足跡。

貝萊德等大型機構投資者為了提高氣候意識,正採取軟硬兼施的做法。由於愈來愈多投資人堅持永續發展,反應遲鈍的公司資金成本將會變得更高。加入永續發展運動的公司則是比較有優勢,能夠給股東更高的報酬,而股東報酬是衡量執行長優劣的重要指標。

最強大的石油公司,也不得不轉型

OKR實現淨零排放的行動計畫3

美國最大的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就是一個戲劇性的例子,說明風險意識的提高已經促成轉變。

2007年全球油價漲到頂峰,這間公司的市值高達5000億美元,於是躋身全世界最有價值、最賺錢的公司。但是當油價下跌,需求疲弱,這間公司的市值也跟著下滑。2020年底,埃克森美孚的市值已經跌到1750億美元。

過去十年,總報酬率已經減少20%,而同一期間,標準普爾500指數的報酬率卻高達277%。也難怪手中握有埃克森美孚持股的投資人都很不高興;有些人甚至成為行動派投資人,設法進入董事會,迫使公司轉型改以再生能源為長期策略目標。有一則新聞還出現這樣的標題:「綠色鯊魚正在圍攻埃克森美孚。」

2020年12月7日,行動派投資人發起「重振埃克森運動」(Reenergize Exxon),其中一項行動就是發表一封公開信,而信中內容震驚世人:「在石油與天然氣的歷史上,沒有一間公司比埃克森美孚更有影響力。然而,這個行業與這間公司所處的世界顯然已經出現變化。」

正如那些行動派投資人指出,目前埃克森美孚董事會中沒有人具備再生能源的背景。而埃克森美孚則公布公司有史以來第一份碳排放概況作為回應,並且細述他們如何努力減少公司對氣候的負面影響。

然而,行動派投資人不以為然,他們要求埃克森美孚徹底改革,擺脫化石燃料。他們指出,歐洲的石油與天然氣公司已經朝向多元能源發展,努力開發各種再生能源,例如生物燃料、氫氣與離岸風場。

2021年5月,一間名為「一號引擎」(Engine No. 1)的小型避險基金公司,一舉攻破這頭石油巨獸,拿下三席董事席次。

在非營利性投資人網絡喜瑞士(Ceres)工作的安德魯羅根(Andrew Logan)說:「對埃克森美孚與石化產業而言,這是一個里程碑般的時刻。」連最強大的石油公司都不得不適應,顯然,這個產業中沒有一間公司可以置身事外。

此選讀摘自《OKR實現淨零排放的行動計畫》 作者 John Doerr、Ryan Panchadsaram 譯者 廖月娟、張靖之 出版 天下文化出版公司 (部分內容經小編刪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