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height="1" width="1" 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1398237490604710&ev=PageView&noscript=1"/>
首頁 各種看見 居住正義 崔媽媽 x OURs 居住正義專欄
崔媽媽 x OURs 專欄:年輕人買不起就先租房?官員須正視「中產青年」居住困境
  • sdg
  • sdg
  • sdg

崔媽媽 x OURs 專欄:年輕人買不起就先租房?官員須正視「中產青年」居住困境

2022-06-21 崔媽媽 x OURs 居住正義

近年房價飆漲,租屋市場亂象頻傳,在「買不起又租不好」的情勢下,青年成為居住困境首當其衝的群體。

在政府過去的想像中,面臨居住困境的青年是「剛畢業沒幾年的新鮮人」,如央行總裁楊金龍面對立委質詢時便稱:「建議年輕朋友不要一開始就一定要買房,負擔不起可以先用租的。」

但青年真實的居住困境是怎麼回事?他們真的都是「剛畢業沒幾年的新鮮人」嗎?恐怕不是。2022年巢運進行了「青年居住困境與政策調查」,共回收5,011份有效問卷,以下針對「中產青年」的居住困境進行分析。

中產青年 過半仍是「租屋族」

崔媽媽XOURs專欄:高房價究竟對中產青年造成哪些困擾。記者蔡宗儒/攝影

根據OECD定義,中產階級指薪資介於中位數的75%至200%間的群體。台灣2020年員工年薪資中位數為50.1萬,本文取調查中最接近定義的「41萬至110萬」且年齡介於「18至40歲」為台灣「中產青年」族群(共有2,421份樣本)。

這群中產青年有33.4%已婚,並有21.8%目前撫養20歲以下小孩,絕非政府認為的「剛畢業沒幾年的新鮮人」。

即便年富力強,他們仍有99.5%認為台灣面臨嚴重的高房價問題。其中,只有7.3%受訪者在過去五年內想購屋,且成功購屋;有33.4%則是過去五年內試圖購屋卻失敗;更有28.7%表示近年已無購屋計畫。

崔媽媽0622專欄1

高房價究竟對中產青年造成哪些困擾?調查顯示,高房價嚴重影響民眾生活與消費品質,讓期望購屋的中產青年望而卻步,認為「買房背貸,一生完蛋」。51.5%的中產青年認為政府針對高房價的措施都沒用,或完全沒聽過,例如修法限制紅單轉讓、選擇性信用管制、房地合一稅2.0等。

調查顯示這群中產青年的居住狀況,有過半(54%)住在租屋當中,30.2%住在父母名下的住宅,而住在「自己、配偶與小孩名下的住宅」僅有8%。

官員說,「買不起房可以先用租的」,鼓勵年輕人先租屋。那麼正在租屋的中產青年(共1,308份問卷)現在是什麼感受?

中產青年租屋族有40.9%認為「租屋不是穩定的居住選項」;即便有38.5%受訪者認為「租屋還可以算是穩定的居住選項」,卻仍在問卷中表達諸多不滿。

「租金過高」雖然造成租屋族很大的困擾,排名卻非第一。租屋族認為最大的問題其實是,租屋讓人感覺「不穩定」、「沒有安全感」,而且連合法權利都無法行使;如果是有小孩的家庭,公幼公托學區等問題更麻煩,幾乎是「二等市民」。

崔媽媽XOURs專欄:房價高漲,許多人只能透過租屋解決居住需求。記者蔡宗儒/攝影

中產青年為何出現「脫北潮」?

近年媒體報導台北市是六都人口負成長最嚴重縣市,而這個「脫北潮」以哪個年齡段為主?就2020年而言,遷離台北市最多的是35至39歲這個年齡區段,共有5,465人遷離。

崔媽媽0622專欄3

另有一份數據值得留意,台北市是「夜間人口數大於戶籍人口」的縣市。2021年內政部電信信令人口統計發現,台北市夜間人口比戶籍人口多出19萬人。這19萬人的身分有很多種可能性,我們推測,其中應有一定比例為「無法於北市設籍」的租屋族。

從「脫北潮」的數據來看,這些人可能為了成家立業,必須於台北市以外的地區購屋,因此將戶籍從父母家中或租屋處遷離。

因此「脫北潮」應可理解為「能在台北市設籍、穩定居住的人減少」,意味著「在這個城市創造勞動價值的人,無法居住在這個城市」,並不是實際人口下降。

以上調查數據再再呈現了中產青年「買不起」又「租不好」的困境。由於房價高漲,即便是中產階級也無法負擔,許多人只能透過租屋解決居住需求。但租屋又十分不穩定,難以成家立業,許多人最終仍舊被逼著購屋,成為背負高昂房貸「買小屋、買遠屋」的屋奴一族,並在數據上顯示為「遷離台北市」。

「房市三箭」政策 落空的兩箭

針對以上困境,巢運在調查時也提出了「三大政策改革訴求」徵詢民眾看法,包含:打炒作、反囤房、去黑市,均取得了民眾極高的支持度。

獲得民眾高支持度的三大改革訴求,其中反囤房(課徵中央囤房特別稅)、去黑市(推動租屋登錄)正是打臉「房市三箭」中落空的「改革房產稅制」、「健全租屋體系」兩箭。

崔媽媽0622專欄2

六年來,「房市三箭」除了「建二十萬戶社宅」有明確推動外,其餘兩箭幾乎看不見。

崔媽媽XOURs專欄:政府不斷推出租補,但房東真的會給租客申請嗎。記者蔡宗儒/攝影

「改革房產稅制」部分,目前措施僅著重「交易稅」,對「持有稅」改革不動如山,也不願面對台灣大量的囤房空屋問題。例如,自2019年民間與在野黨提出囤房稅主張後,經歷去年至今年多場公聽會與委員會審查,財政部最終仍然於今年3月決定不推動囤房稅修法。

而「健全租屋體系」中,《租賃住宅市場發展及管理條例》實質上只是扶植業者的「租賃產業條例」,每年編列20幾億補貼業者,業者租賃資料卻不用進行實價登錄;而民眾租屋真正在乎的設籍、領租補、不合理租約等問題,政府卻依舊視而不見。

政府2016年提出房市三箭的「承諾內容」時,獲得許多民眾支持。蔡總統顯然明白台灣的住宅問題是什麼,也理解應當如何解決,但執政至今已六年,民眾對上述問題的回答卻仍是「一點都不好」。唯一的解釋就是,政府「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想做」。​

在此,我們呼籲蔡總統盡速亡羊補牢、兌現承諾,在最後兩年任期將「房市三箭」缺失的兩箭補上,讓民眾看到改革與安居的希望。而​崔媽媽基金會與OURs都市改革組織也會持續倡議,將民眾難以安居的聲音讓「政府聽見」。

崔媽媽 x OURs 居住正義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