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height="1" width="1" 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1398237490604710&ev=PageView&noscript=1"/>
首頁 各種看見 國際新知 瑞典劉先生專欄
瑞典劉先生專欄:治安成瑞典大選焦點,氣候議題曲高和寡
  • 標準
  • sdg
  • sdg
  • sdg

瑞典劉先生專欄:治安成瑞典大選焦點,氣候議題曲高和寡

2022-07-20 瑞典劉先生

風光明媚的七月初正是度假時節,瑞典最大的離島「哥特蘭島」上,聚集的不是前往海灘度假的家家戶戶,而是一批又一批引起媒體焦點的政治人物們。這場一年一度的瑞典政治大拜拜「Almedalen政治週」,走過了疫情的陰霾,睽違兩年後,卻仍無法迎來光明。

瑞典財政部長Mikael Damberg的演講格外引人注意,他通知國民必須要做好「降低生活品質的準備」,以回應三十年來最嚴重的通貨膨脹。對於過慣了穩定富有日子的瑞典人來說,這無疑是罕見的消息;而這樣的呼籲對於即將到來的九月大選來說,是沒有加分效果的。

政治集會卻發生刺殺事件

瑞典劉先生專欄:這場睽違兩年的政治集會,就在一場刺殺案中落幕,而這也讓本屆選舉最熱門的治安話題再次浮上檯面。圖/取自Unsplash

Almedalen政治週已有超過半世紀的歷史,選在哥特蘭島上的最大城維斯比舉辦,每年的七月初,各大政黨、政府部會、企業、媒體、意見領袖、甚至藝人與名人,以及超過3萬名的參與者,都把這個中世紀小城擠得水泄不通。這種大型的政治集會在國際上並不少見,但能夠聚集全國各行各業的領袖與不同立場的政治人物於同一城,仍是罕見。

與日本一樣,瑞典的政治人物走親民路線,並沒有大批的維安人員跟隨,因此在這場大型政治集會裡,你會在轉角的咖啡廳碰到正在結帳的部會首長、在酒吧裡看到幾個不同陣營的政治人物與民眾邊喝酒邊辯論;你也可以輕易地在路邊巧遇國會議員並與他討論政策。

在活動開始的前幾週,同事才在和我討論,這其實是一場維安相當脆弱的活動,一個小小的島上聚集了瑞典政府高層與國家菁英;而恰巧這個島也是瑞典最不富裕的地區之一,警力與物資無法應付緊急狀況。

而今年的集會,就在一場刺殺案中落幕。光天化日之下,一名64歲的知名精神科醫師在人來人往的集會廣場被不幸刺殺身亡,為這場睽違兩年的政治集會劃上最難過的休止符;而這也讓本屆選舉最熱門的治安話題再次浮上檯面。

事實上,半個世紀前促成這場集會的,便是瑞典在八零年代的首相Olof Palme,而他的人生最後是以被刺殺而終結,目前仍是瑞典史上最知名的懸案。

大型犯罪事件不斷升級,終成選舉焦點

瑞典的犯罪問題逐年升級,從最早期的零星入室竊盜案件,演變成近年來的大型暴亂與攻擊警方事件。向來被視為安定穩健的社會民主主義國家,一年又一年逐漸惡化的治安情況,就像是溫水煮青蛙,直到事態嚴重之際,政府已措手不及。近十年來的轉變之大,趕不上瑞典溫和緩慢的施政路線。

在今年的Almedalen政治週上,治安與犯罪問題成為最熱門話題,各政黨無不為即將到來的九月大選做好準備。相較於前兩屆大選時所聚焦的難民問題,此次的犯罪問題看似不同以往,其實也是相關問題的延伸。

瑞典有著全歐洲最高比例的難民人口數,尤其是自從2011年的敘利亞危機以來,就接收了大量的難民。承載著悲天憫人的胸懷,歷屆政府卻可惜地沒有安排完善的融合政策,導致難民所聚集居住的城市近郊成為了一個又一個脆弱地區,幫派與犯罪問題層出不窮。

收容難民卻滋生犯罪,助長極右派崛起

瑞典劉先生專欄:受到疫情衝擊,瑞典民眾轉而關心犯罪、民生議題,人民因反口罩而走上街頭。圖/取自Unsplash

而藉由難民問題滋長,進而成長茁壯的「瑞典民主黨」,名字聽來正氣凜然,實際上在瑞典政治光譜上是被歸類為極右派。反難民、收緊移民政策、退出歐盟等都是其核心政策,目標是建立一個「瑞典人的瑞典」。

十年前恐怕沒人能預料瑞典民主黨會成為今日的全國第三大黨,讓右翼聯盟不得不與其合作。而該黨也在近年來努力改善自身形象,改採較溫和的語言與手段,吸引對於瑞典未來有擔憂的選民。日益嚴重的犯罪問題,無疑是給了瑞典民主黨另一個極佳的發展舞台,打著「法治與秩序」的旗幟,大力批評已執政多年的左翼社會民主黨施政不力,縱容犯罪事件滋生,更強調要透過越加嚴格的法律與大幅度的警政預算,來保衛人民的安全。

而面對外界數十年來不間斷、對於瑞典民主黨有泛納粹背景的質疑,他們也乾脆不演了,聘請學者對其進行根源研究,於七月中發表了一份自家的白皮書,確認創黨元老們確實是有納粹與法西斯背景;但又強調經過數十年的演變,該黨已經脫離過去的歷史,專注在替瑞典人爭取瑞典人該有的生活。

反觀目前執政的社會民主黨,是瑞典的老牌大黨,在二戰過後,藉由收取高額的稅金進行完善的社福規劃,樹立瑞典「烏托邦社會」的典範。對於難民與犯罪問題,社會民主黨相信能藉由加強學校與社會教育,以循循善誘的機制去幫助難民就業、改善難民第二代的社會性流動,藉此融入主流社會。但在接收了現有系統難以負擔的大量難民,與日漸極右化的歐洲局勢下,成效不彰的施政表現反而成了右派政黨的生長養分。

輿論轉向犯罪、民生問題,氣候議題失寵

根據易普索民調公司的調查,此次選舉最受注目的是犯罪問題,按照高低順序分別還有醫療、教育與物價議題。而往年總是得到大量關注的環境與氣候議題,在瞬息萬變的國際情勢與兩年多的疫情衝擊民生經濟之下,在這次大選中反而成了一種奢侈品,只能排到第五。

瑞典劉先生專欄:在2018年引起全球矚目的瑞典環保少女Greta Thunberg,今年七月初又再次回到瑞典議會外靜坐抗議,不同的是,這次他只有四位支持者相隨,熱度大不如前。圖/取自Unsplash

在2018年引起全球矚目的瑞典環保少女Greta Thunberg,今年七月初又再次回到瑞典議會外靜坐抗議,不同的是,這次他只有四位支持者相隨,熱度大不如前。各大政黨雖然在今年五月集結開會討論能源與環境議題,但焦點卻是「如何減緩高油電價對於民生的衝擊」。前面提到的極右派瑞典民主黨黨魁Jimmie Åkesson甚至表示,「我們瑞典做再多的努力,都無法降低印度的氣溫」,帶有自掃門前雪的色彩;該黨也公開反對瑞典的2045年國家零碳願景法案。而對於推動環保政策向來不遺餘力的瑞典綠黨,則是在一次次的民調中呈現穩定下滑的趨勢。

事實上,瑞典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在2021年增加了4%,而且有八成的風力發電廠建造計劃,都被當地政府給婉拒。瑞典國家電視台所做的民調更顯示,氣候與環境政策無法排進決定選民投票因素的前十名。

瑞典有著歐洲最高的投票率之一,而在民選的民主政治之下,人民的意見很大程度地塑造了每次選舉的模樣,進而影響未來數年的國家發展方向。瑞典向來是環境與氣候議題的國際先鋒,但在經歷了兩年多的疫情、與正在發生中的烏俄戰爭與通貨膨脹之下,喊了多年卻仍不見成效的環境議題,逐漸地失去光采。

距離《巴黎協定》簽署已過了七年,當年的環保少女也即將邁入20歲,國際情勢的瞬息萬變搗亂了環境議題的進程,而瑞典長年累積卻無法解決的犯罪問題,終將在此次大選中,與候選人正面對決。

瑞典劉先生簽名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