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height="1" width="1" 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1398237490604710&ev=PageView&noscript=1"/>
首頁 環境 循環經濟 脫軌的紙容器列車
回收率89%背後的危機:紙容器黑數大流竄,業者一年漏繳5億元
  • 標準
  • sdg
  • sdg
  • sdg

回收率89%背後的危機:紙容器黑數大流竄,業者一年漏繳5億元

2022-09-18 願景工程/蘇彥誠

上班日早晨,人手一杯用紙杯盛裝的熱咖啡;中午時分,外食族拿著裝有午餐的紙餐盒,走回辦公室準備享用。這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畫面。但是飲食完畢後,你會如何處理這些紙杯、紙餐盒?

如果你選擇走向資源回收桶,那麼恭喜你通過第一關。

不過,下一關「分類」才是關鍵,紙容器屬於特有的一類,不該和紙類混在一起。

為了盛裝食物,這些「紙容器」塗有一層防水防油的塑膠淋膜,處理時必須比一般紙類多道功夫,將塑膠和紙纖維分離。若回收做得好,再生紙漿可重新做成紙盒、衛生紙。

去年環保署曾指出台灣紙容器回收率創新高,從2017年的48%提升至2020年的89%,認為資源回收成果佳。數字如此漂亮,卻無法反映正衝擊回收體系的兩大危機:

  1. 台灣一年有超過10萬噸紙容器未列管,將近合法申報數的兩倍,造成環保署回收基金短收5億元,衝擊既有回收體系。
  2. 疫情爆發、外送業蓬勃,2018年起台灣紙容器用量連兩年翻倍,原有的處理廠難消化。

兩大危機導致台灣的紙容器列車脫軌,無法實現理想中的回收循環,紙容器只能送進焚化爐。這不僅造成資源浪費,也加重焚化爐負擔,並加劇空汙、碳排等環境問題。

黑數比申報數多兩倍,衝擊回收體系

環保署為了鼓勵紙容器回收,設有「回收基金」機制,先對紙容器製造、進口商徵收費用,藉此補貼回收商、處理商,成為業者進行紙容器回收再利用的誘因。

「對於廢棄物處理,回收基金是一項很重要的財務工具。」立法委員洪申翰認為,回收基金能讓產源承擔合理的「生產者延伸責任」,生產者的責任不只是製造階段,也延伸至整個產品生命周期,特別是回收處理。

此外,洪申翰強調回收循環需有足夠經濟誘因才能順利運轉,基金補貼有助於建構健全的循環鏈。

環保署資源回收基金示意圖。資料來源/環保署;製圖/蘇彥誠。

只不過,現行紙容器回收體系存在龐大黑數,造成基金嚴重虧損。

根據環保署2020年數據,台灣有17萬噸的紙容器回收量,卻只有6萬噸的製造申報量;意思是超過10萬噸的紙容器逃漏繳費。

洪申翰認為,「黑數已經大到是申報量的(將近)兩倍」,從回收率根本看不出實際製造量,環保署如此判斷紙容器回收狀況已改善,恐怕是失真。

黑數追查難度高,回收基金連年虧損

紙容器黑數主要有兩種來源:

  1. 地下工廠逃漏製造量申報,因為紙容器的製造技術門檻低,只要幾台成型機、切割機就可以生產。
  2. 合法業者刻意短報製造量,例如只申報50噸製作紙容器,實際上卻是80噸。

「必須繳費的人會想辦法逃漏繳費,要領取補貼的人會想辦法盜領補貼。」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認為,環保署要維持回收基金機制平衡必須努力查核、祭出重罰。

洪申翰指出,「很多人該盡責任而沒盡責任,從這體系就知道,基金一定是嚴重短收」,以紙容器製造端目前每公斤5.4元徵收費率估算,環保署一年就少收超過5億元的回收基金。

「環保署應該拿出魄力,不是只說有在查。」洪申翰要求環保署加強追查黑數的速度與力道,提出全面查核的期程。

由於地下工廠可能是紙容器的黑數來源,洪申翰建議環保署與經濟部違章工廠的輔導納管資料勾稽,找出逃漏業者、合理納管,讓回收基金能夠合理運作。

「五年三階段」調整費率?洪申翰:須同時減少黑數

回收基金一年漏收5億元,環保署如何應對如此鉅額虧損?

去年環保署調降了給予回收商、處理商的補貼金額,理由是國際紙漿價格上漲,認為業者將紙容器回收再製紙漿的利潤增加。

不過洪申翰實際訪談業者後認為,原物料上漲對回收與處理商的實際影響不大,質疑根本原因是回收基金入不敷出。他擔憂,貿然調降補貼費率會降低回收意願,迫使業者將紙容器送入焚化爐,加重焚化爐負擔。

此外,環保署去年也預吿將分「五年三階段」,逐步提高前端製造的徵收費率,希望讓源頭徵收、後端補貼費率達成平衡。

洪申翰認為,環保署若不同時解決黑數問題,調漲徵收費率等於是變相懲罰合法製造商,甚至誘使合法業者轉入地下黑數,形成「劣幣逐良幣」。

立法委員洪申翰認為,環保署調漲回收基金徵收費率時,必須同時減少黑數,避免變相懲罰合法製造商,誘使合法業者轉入地下。記者蔡宗儒/攝影

環署:已追繳四千萬元 推QR Code助稽查

環保署回收基管會執行秘書王嶽斌表示,紙容器申報原本就設有把關機制,分別針對前端製造營業量、後端回收處理量進行稽核認證。

前端製造方面,環保署派員實地勘查製造場所,比對生產情況、帳籍資料與申報資料;後端回收方面,紙容器每次送進處理廠時,會進行過磅、抽查,計算可獲基金補貼的回收量。

正隆竹北廠是台灣少數的紙容器處理廠之一,購料部協理簡春龍表示,今年環保署再次加嚴了紙容器回收量的稽查程序,雖然耗時比過去更久,紙廠卻是樂見其成;正隆將持續要求回收商落實分類,因為原料越乾淨,紙容器的回收再利用也更容易。

王嶽斌指出,環保署正持續改善紙容器黑數問題;檢視過去三年的上半年數據,前、後端差距從兩年前的4.6萬噸,降至今年的3萬噸。

今年經立委質詢後,環保署也開始比對農地違章工廠資料、稅務與海關進口報單,全力追查逃漏報的紙容器業者;至今已發現35家短漏申報的合法業者、56家未登記的地下業者,這些業者須補繳的總金額超過4千萬元。

此外,環保署今年五月正式要求所有紙容器印上「溯源QR Code」,八月起實施,藉此協助稽核員辨別紙容器的產源、加速黑數追查;環保署給予業者緩衝期銷售庫存,最快一年內,市面上所有合法紙容器都會印有QR Code。

【數位專題】脫軌的紙容器列車:黑數多、用量增,如何重建回收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