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height="1" width="1" 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1398237490604710&ev=PageView&noscript=1"/>
首頁 各種看見 居住正義 崔媽媽 x OURs 居住正義專欄
崔媽媽 x OURs 專欄:為了讓弱勢者有家,我們把老屋租下來
  • 標準
  • sdg
  • sdg
  • sdg

崔媽媽 x OURs 專欄:為了讓弱勢者有家,我們把老屋租下來

2022-07-24 崔媽媽 x OURs 居住正義

近年房價飆漲,原本有望購屋的青年與中產階級購屋夢碎,讓台灣的租屋需求大幅增加。租屋市場已然成為「賣方市場」,許多年輕人必須在社群網站上面貼出圖文並茂的「求租履歷」,以期盼有好房東可以「賞他們一個繳房租的機會」。

而在租屋市場備受擠壓的狀況下,弱勢者往往是被擠出市場的第一批人。理由不言自明:若能夠選擇租給繳租能力更好、意外風險更低的房客,房東為什麼要將房子租給弱勢呢?

至於政府所提供的社會住宅與包租代管資源,前者數量尚且不足,後者則只能提供租屋的「硬體設備」,普遍無法提供社福服務等相關資源等「軟體設備」。(還有第三種資源為「租金補貼」,其前提是先有辦法「找到租屋」。)

因此,政府雖然以「社會福利」為名提供諸多住宅資源,對許多弱勢者而言,他們仍然難以被安全網接住。

那我們應該怎麼做呢?在這情況下,民間社會的自主力量是一個較彈性、易及,且更有熱情與使命感的新興選項——也就是崔媽媽基金會近期開跑的「地表最友善二房東」計畫。

保障弱勢居住權,為什麼民間必須自救?

崔媽媽XOURs專欄:崔媽媽基金會舉辦組金補貼說明會,讓租客、房東更了解自己的權益。記者蔡宗儒/攝影

常理而言,面對無法進入住宅市場的弱勢,應該由政府提供最積極的協助,而這也是崔媽媽過去共同發起「社會住宅推動聯盟」的初衷。只不過台灣的社會住宅起步過晚,短時間內無法完全供應亟需穩定居住的弱勢群體。

同時,台灣數十年來嚴重的租屋黑市問題,仍懸而未解,讓「包租代管」、「租金補貼」等資源無法真正落實到弱勢身上。許多包租代管的業者為了「衝數量」達成業績目標,只求盡量降低管理成本,因此仍對房客挑三揀四,政府的補貼資源便一次又一次遭虛擲。

此外,包租代管業者也普遍缺乏照顧弱勢的經驗與知識;從獲利的角度而言,「挑選更好的房客」是可預料的作法。在這個過程中,被遺落的弱勢者始終沒有機會被看見。

因此,在第一線具備租屋與社福專業知識的崔媽媽基金會,當仁不讓選擇發起協助弱勢房客需求的計畫,以期填補政府資源的不足與盲點。

弱勢者的居住問題有多重要?

居住穩定是協助弱勢者脫困與自立時,最關鍵的第一步。一旦居住不穩定,貧困者的身心狀態、工作表現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2019年社會住宅推動聯盟針對六都政府與民間的第一線社福人員發放問卷,高達52.6%的社福人員表示,工作中需要經常「協助個案解決居住問題」;且有86.2%的社福人員認為,解決個案居住問題是十分困難的。

對弱勢者而言,如果他們找不到穩定租屋處,或是成天擔心遭房東趕出,哪還有力氣脫離困境?

沒地方住是令人絕望的。沒有地址就無法申請電話門號,無法與他人聯絡,也就無法去工作、無法向社工求助,甚至連申請社會福利也會碰到問題。這些事都需要「一個地址」。

這就是絕望之處。沒有住處,幾乎斷絕了弱勢者改變生活的所有機會。對整個社會而言,越來越多弱勢者無法擁有穩定的居住處,也會造成更多的社會外部性成本。

「地表最友善二房東」計畫

崔媽媽XOURs專欄:崔媽媽基金會期盼創造一個良好、安全、有制度的住宅環境,近期更是推動「地表最友善二房東」計畫。記者蔡宗儒/攝影

崔媽媽在三十餘年的服務經驗中,深知「善心房東」可遇不可求。即便偶有房東主動表示:「我這個房子很久沒住,你們拿去整理整理,我租金算便宜點,你們包租下來,去租給需要幫助的人。」但這樣的房屋通常屋況窳陋,以崔媽媽有限的資源,無力負擔開發、整修的成本。

因此,崔媽媽在「地表最友善二房東」計畫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主動且長期地將這些老舊房屋承租下來,負擔租金與修建的經費壓力(包含房客所造成的所有風險,比如欠租、意外等),再轉租給需要的弱勢者。

崔媽媽透過3年以上的長期承租,換取更低的房屋成本,也讓房屋初期整建與修繕的成本被分攤;如此一來,成為二房東的龐大資金壓力就能降低。

第二,崔媽媽將依照弱勢租客的經濟能力,收取合理的租金,讓每一處的包容租屋能持續經營,也將收益投入更多老舊屋源的開發,繼續幫助更多弱勢者。這也是將崔媽媽與住盟長期倡議的「可負擔租金」以民間計畫自行實踐,真正為弱勢者開發「包容、可負擔與安全」的弱勢租屋。

第三,如果只做到上述兩點,崔媽媽僅是「更有良心的包租代管業者」而已。崔媽媽在長久的租屋服務中,與各類社福團體有緊密的合作與信任基礎,在本次計畫中崔媽媽會與人生百味、芒草心、社區實踐協會與龍山老人中心合作,提供居家關懷,讓弱勢者得到支持與協助。

總結而言,「地表最友善二房東計畫」是由崔媽媽投入資源,向擁有老舊與閒置空間的房東承租物件,整理成弱勢可負擔的房源,再轉租給弱勢房客;同時,提供弱勢房客所需的社工、整合福利及社區資源,陪伴房客度過租屋歷程。

「雞婆」是解開結構困境的第一步

客觀來說,不願意租房子給弱勢者的房東,並不是壞人。對房東來說,租給老人家或身障者,會擔心房客在屋內出意外;租給獨居的人,擔心生病沒人照顧或過世無人知;租給工作不穩定的人,就擔心無法如期付租。​​房子是房東一生的累積,若出租時發生一次意外,房子可能再也租不出去,等同失去了這房子。​而一些會「挑選房客」的包租代管業者,也僅是按照其獲利導向,選擇了更簡便的道路。

對於弱勢居住困境,更大的責任在於政府的政策不明與監管不利。社會中每個人、每個角色都有各自的立場與不得已,在政府並沒有負起足夠責任時,誰也無法要求他人「犧牲自己、奉獻他人」。雖然社會中不乏善心人士,但是欠缺資源集結的管道,難以讓眾人的善意具現為一個安穩的家。

因此,在面對「每個人都卡在不得已」的結構困境下,崔媽媽這次的計畫可說大膽,也可說是非常「雞婆」,賭上了民間團體有限的資源與多年累積的名聲,擔起原本無須擔負的責任。

當然,這個計畫只靠崔媽媽一個民間團體的資源是遠遠不足。計畫本身所需經費頗大,仍需社會大眾的援助,崔媽媽扮演的更像是「橋梁」與「主揪」的角色。因此,這也是對台灣民間社會的自主力量是否足以支撐「弱勢居住」的一次挑戰。

崔媽媽7月附圖1

我們認為一個遮風避雨的租屋處,提供的不只是生活的住所,更是生命所需的一份安全感、歸屬感,也是讓弱勢者相信「人生可以繼續運轉下去」的重要力量。

如果沒有人堅持走在前面,就無法帶動改變。弱勢居住問題在如今已是刻不容緩的問題,若讀者支持這次大膽嘗試的計畫,我們也誠摯邀請您更深入了解並協助此計畫,一起幫助弱勢者住得安心。

更多資訊:崔媽媽「地表最友善二房東」計畫

崔媽媽 x OURs 居住正義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