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height="1" width="1" 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1398237490604710&ev=PageView&noscript=1"/>
首頁 各種看見 國際新知 瑞典劉先生專欄
瑞典劉先生專欄:瑞典式的驕傲——平權是再自然不過的日常
  • 標準
  • sdg
  • sdg
  • sdg

瑞典劉先生專欄:瑞典式的驕傲——平權是再自然不過的日常

2022-09-16 瑞典劉先生

一年一度的瑞典斯德哥爾摩同志遊行,在今年八月初落幕了。這場全北歐最大的遊行活動,因為疫情緣故睽違兩年,再次重返街頭,有種浴火重生的熱鬧。

我們打著「亞洲同婚第一國」的標語,領著台灣隊風光地在斯德哥爾摩街頭遊行。站在擠滿臺灣人與瑞典人的花車上,聽著國台英瑞語交錯播放的經典歌曲,有種時空錯置感。在這個被視為全球最平等國家之一的街頭,歡欣鼓舞的民眾,替路過的各單位加油打氣,捍衛國家引以為傲的平等文化。

而這份平等,是實實在在地扎根在社會與人生中的每個角落,包含對於LGBTQ+群體的包容與保障,以及同志婚姻。這些在許多國家仍被認為是進步價值的里程碑,在瑞典卻早已成為再自然不過的日常。

從同居制度到婚姻,保障所有伴侶

其實瑞典的同志婚姻發展,也不是一蹴可幾的,除了有源久流長的文化背景之外,也要歸功於各時期政府的努力。

瑞典同志婚姻的雛形,最早要追溯到1987年,當年的瑞典政府,實行了「同居制度」(samboskap),是在婚姻關係之外的另一種結合制度,且不分男女,保障居住在一起的兩人權益。這是瑞典政府史上第一次用法律照顧同性關係的伴侶。

但真正把同性伴侶納入現行婚姻法,則是要一路等到2009年。當年的瑞典政府,是由傳統上傾向於保守的右翼聯盟執政,卻能團結左右兩派的力量,在七個主要政黨裡面,只有基督教民主黨表達不贊成,最後由六個有共識的政黨通過法案,正式將同性伴侶納入現行的婚姻法,也讓瑞典成為世界上第七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

王位繼承人也能享有同性婚姻

代表台灣的遊行隊伍特地由台灣運來正宗三太子,與檳榔西施打扮的台灣僑民一起打頭陣。Grace Hsu/攝影

這樣的平權在民間施行已久,最近也正式地進入了皇室。2021年時,不讓荷蘭專美於前,瑞典也跟隨他們腳步,成為了世界上第二個允許皇室繼承人可以擁有同志伴侶的國家。

也就是說,未來的王儲若是同志,仍然可以保有皇室繼承人的身份;還更進一步訂定了稱謂,女王的妻子是公主(Princess)、國王的丈夫是親王(Prince)。

其實早在1980年,瑞典便成為全世界最早宣布王位繼承順位只看出生排行、不看性別的國家;也因此現任國王最年長的子嗣維多莉亞公主,在出生的1977年並非王室繼承人,而是直到她三歲時才正式接下王儲的頭銜。

維多莉亞公主向來以親民又自然的個性聞名,沒有架子又積極參與社會公益。因為工作緣故,我曾有幸接待王儲夫婦參訪敝公司。按照禮節,見到皇室時要保持一段距離、微微鞠躬並尊稱殿下,但公主卻大方地示意要與我握手打招呼,讓我感到意外又驚喜。維多莉亞公主也向來支持平權,曾以特別來賓的身份出席瑞典同志年度晚宴,替LGBTQ+族群發聲。

從教育開始,不容許性別刻板印象

瑞典劉先生專欄:隨著社會發展而不斷修正的性別教育,性別平等與平權價值在瑞典是再自然不過的日常。圖為斯德哥爾摩地鐵站。圖/取自Unsplash

從皇室到平民,瑞典對於平權的追求並不是偶然。

瑞典早在1955年就在中小學實施義務制的性教育;又加上後來隨著社會發展而不斷修正的性別教育,瑞典人對於性與性別相關議題,從小就抱持著正面開放的態度。

譬如在幼稚園裡,沒有設置男女廁所;而老師也不會鼓勵女孩們去玩洋娃娃、男孩們去玩汽車。為了要更加減少性別之間的差異,在瑞典語的「她」和「他」之外,又創造了另一個中性的「他」,約十年前開始被使用。

當性別角色不被預設立場後,孩子們就不會因為自己的生理性別而限制自己的發展,或去嘲笑其他不一樣的同儕,為性別平等與平權價值建立了堅固的地基。

企業拋磚引玉,挑戰傳統男女角色

好幾年前,瑞典最大的連鎖百貨公司在某期型錄封面邀請了一位性別難辨的深色皮膚黑短髮小孩來當「露西亞」,這是基督教歐洲最傳統的節日之一,在瑞典向來都是由金色長髮的小女孩們擔任各學校、各教堂、乃至各城市的露西亞節代言人,這是一位象徵溫暖光明的角色。

連鎖百貨公司的舉動立刻在網路上引發正反兩面的辯論,卻也順利地刺激了社會思考。2014年瑞典中部城鎮的一所小學,就首次選出了一名五年級的男孩擔任露西亞。

我的同學有兩個媽媽

在瑞典性別教育裡一定會有的一環就是同志教育,而且是從幼稚園開始。園所請孩子帶回家讓父母伴讀的書本,通常會有一本「麗莎與她的兩個媽媽」,要讓孩子能了解並尊重同志雙親所組成的家庭型態。瑞典向來是講求實用主義的國家,因此這樣的做法並不是為了要標新立異,而是反映真實情況。

這讓我想到,在某任公司裡的直屬主管有兩個分別為十三和十五歲的兒子,他們熱愛踢足球。兄弟倆有個非常要好的球伴,是個非裔小孩,兩個兒子去過他家好幾次,因此他也就一直覺得這非裔小孩是來自非裔移民的家庭。直到一家人去作客,到了門口才發現這孩子的媽媽是個白人;而她的另一半也是個白人媽媽,她們是一對女同志,領養了一個非裔小孩。

回家後,主管好奇地問兩兒子,怎麼從來沒有提過好朋友有同志家庭這件事呢?孩子們聳聳肩,不太懂爸爸的意思。對他們來講,這大概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日常。

文化影響價值觀,平等概念深植人心

瑞典劉先生專欄:曾經是基督教立國的瑞典,是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的呢?圖/取自Unsplash

追根究柢,曾經是基督教立國的瑞典,是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的呢?

根據一份2016年的調查,瑞典只有6%的人有積極上教堂的習慣,宗教思想對於人生與價值觀的影響較低。除此之外,瑞典長遠受到深厚的社會民主主義薰陶,強調慷慨博愛與設身處地的平等,就像是瑞典思想裡的洋特法則(Jantelagen),是以一種集體主義的概念,去闡述在一個團體裡,沒有人比其他人更好、更優秀,大家都是同等的個體。

回到文章開頭說的同志遊行,每年都有將近六萬人、一百多個隊伍參與遊行,並吸引五十萬人上街觀禮,已不再是僅代表同志權益的遊行,而是一場追求民主自由、捍衛人權、展現社會多元性的大型嘉年華;每一個人都是一樣的個體、每一個人都有表達自我的權利。包含各大政黨、知名企業、政府機關、首相與部長,乃至各國使館都會組團上街,宣示自己所屬團體對於自由平等價值的支持。

我們代表臺灣第二次走入這個遊行,因為我們深知,平等與自由得來不易,並不是從天上掉下來,除了要熱鬧慶祝之外,更是要堅決守護。

瑞典劉先生簽名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