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height="1" width="1" 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1398237490604710&ev=PageView&noscript=1"/>
再見職場性騷擾,真能永不再見嗎?平權職場該如何塑造?插畫/MORI

再見職場性騷擾,真能永不再見嗎?平權職場該如何塑造?插畫/MORI

  • sdg

「我是看你漂亮,才讓你取悅長官」「你是男同志,肛門是不是長得不一樣?」⋯⋯在職場中,這不是無害的玩笑,是具性意味、性別歧視的性騷擾。若是主管說出這話,有機會構成更嚴重的權勢性騷擾」;如果公司不妥善處理,可能被申訴、遭重罰。

今年五月台灣#Me Too運動催生出新的「性平三法」,明年3月8日生效。你管理的職場如果還開起上述的玩笑、還沒有預防性騷擾的措施、未即時糾正不當言行並提供受害者法律或心理扶助,就必須負起賠償受害者的連帶責任;還會遭主管機關重罰,最高罰100萬元,並公布公司、雇主的名稱

針對職場常見的「權勢性騷擾」,新法不僅加重處罰,也提供受害者「外部申訴」的管道。雇主準備好了嗎?〈#Me Too之後,再見職場性騷擾〉專題解釋職場性騷擾新制、破除性騷擾防治迷思。#Me Too之後,仗勢騷擾員工,不再只有輿論制裁,不論公私部門或NGO,都不能夠心存僥倖。

「我覺得很奇怪,第一次遇到老闆要員工叫自己起床。」四年前小米(化名)錄取超商店員的工作,才上班四天就覺得店長的舉止怪異,「他在電話、LINE上叫我『米米』,輕聲細語、尾音又拉很長,讓我很不舒服。」

小米覺得這樣的稱呼太過親密,卻不敢表達不適、制止店長,「畢竟剛開始上班,為了賺錢,就吞忍下來。」這位店長竟變本加厲,不斷私訊小米,甚至要小米稱呼他為「小貓」。

這不是店長第一次性騷擾女員工。小米打聽後得知其他人也被騷擾,害怕得不敢上班。她上報區督導,卻換來副店長,即店長母親的謾罵:「你怎麼可以把事情鬧大?我兒子叫你『米米』怎麼了嗎?」

小米決定向勞動局申訴,勞動局判定超商違反《性別工作平等法》,開罰10萬元並公布企業名稱、負責人姓名。

上述案情摘自2019年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書,這名超商店長違反《性別工作平等法》,因他知悉員工被騷擾,卻沒有立即調查始末、沒善盡雇主防治性騷擾的責任。然而,雇主本人就是性騷擾嫌疑人,怎麼期待他善盡防治責任?

slide

性騷擾Q1
性騷擾Q2
性騷擾Q3

這也是《性別工作平等法》修法前最大的Bug——權力最大的雇主仗勢欺人,卻無人可管。即使公司員工依法啟動調查,也會礙於老闆的權勢,不敢成立性騷擾、予以懲處。按照舊法,被害員工頂多向勞動局申訴雇主「未盡防治責任」。

在職場權力結構下,更多員工選擇隱忍。由於加害者不受懲處、食髓知味,便持續性騷擾員工,甚至變本加厲。

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杜瑛秋表示,性暴力事件通常是漸進式的,「他會先看你的底線,再決定要不要更深入。」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理事長彭渰雯指出,騷擾者還會挑對象,「受害者往往是年齡較小、涉世未深,比較弱勢的一方。」

在小米提出申訴之前,這位店長便向年僅15歲、還未成年的女店員弦子(化名)伸出魔爪。

「店長下午突然叫我進去倉庫,然後抓我的手去碰觸他的下體,」弦子說她嚇傻了,「後來走出來,我都不敢主動跟店長講話,店長也沒有再跟我講話了。」

弦子再也不敢去上班,而且晚上睡不好、做惡夢,為此到身心科就診。過了兩、三天,她才向小米談起這件事、得知她也遭店長性騷擾,兩人決定向勞動局申訴;這名店長於是因「未盡雇主責任」,兩案各罰10萬元。

店長濫用職權,使喚員工到沒有監視器、也沒有證人的倉庫暗處偷襲,杜瑛秋說,「這就是典型的權勢不對等。」然而舊法並沒有有效嚇阻「權勢性騷擾」的機制。

她指出,今年#Me Too運動後的一大進展,是修法補上「權勢性騷擾」的定義、可直接由主管機關進行性騷擾調查;若雇主就是性騷擾行為人,最高裁罰100萬元,以重罰打擊加害人。

#Me Too運動也讓受害者的求助意願提升了。勵馨基金會副執行長王淑芬表示,勵馨過去很少接到的性騷擾的諮詢電話,「#Me Too運動後,電話案量暴增,是過往的十倍。」

人們正在畫上不容侵犯的紅線、學習自我保護,彭渰雯說,#Me Too提供最可貴的「教材」,讓社會大眾看到性騷擾的細節,「原來加害者會哭、會博取同情,或者要求到車上坐,這都是常用的套路。」

性平三法修法後,主管機關已承諾編列預算,提供法律諮詢支持受害者勇於申訴。然而,雇主準備好、有能力妥善處理性騷擾申訴了嗎?若雇主沒有事前沒有預防、事後補救,不僅要負起賠償受害者的連帶責任,也可能被主管機關開罰、公告姓名。
「學校有性平會的編制,專人處理校園性騷擾,相對中小企業,他們不可能有這種編制。」彭渰雯指出雇主的焦慮,「什麼是性騷擾調查、要去哪裡找調查委員,雇主根本就沒有概念。」

「我們也期待雇主能夠協助被害人,」王淑芬說,「但是我們知道,不是每個雇主都有所謂的『員工協助方案』。」她認為主管機關課予雇主責任的同時,應提供相對應的學習資源,更務實地支持雇主建置性騷擾防治措施,「否則雇主也會很辛苦。」

職場性騷擾零容忍,如何做到?

◎遇到性騷擾,可撥打 113、110

◎台北市性騷擾防治服務專線 02-23911067

◎現代婦女基金會性騷擾諮詢專線 02-2351-2811

◎勵馨基金會性騷擾諮詢專線 02-8911-5595

◎婦女救援基金會 02-2555-8595

◎婦女新知基金會 02-2502-8715

◎雇主性騷擾防治諮詢專線 02-2388-3619

  • 標準

願景工程基金會是個獨立、非營利的新聞倡議組織,我們相信,好的報導與行動需要時間與資源維持活力運作。歡迎您透過捐款支持我們,不論多寡,都是推動台灣向前邁進的動力。

贊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