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height="1" width="1" 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1398237490604710&ev=PageView&noscript=1"/>
首頁 世代 青年貧困 居住正義
房東趕人走、扣留合約 為何「租金補貼」幫不到房客又引戰?
  • 標準
  • sdg

房東趕人走、扣留合約 為何「租金補貼」幫不到房客又引戰?

2022-07-26 願景工程/周妤靜
買不起、租不起,是台灣青年最大的痛。今年六月起,內政部為「租金補貼專案」敲鑼打鼓,強調金額加碼、申請資格放寬等誘因。這項政策能幫到房客嗎?身為租屋族的記者,正在為找房困擾,正好實測政府這項美意的成效。

看到合適的租屋物件,我老實詢問房東:我是不是能申請租金補貼?房東這關卻讓這項「德政」看得到、吃不到。

第一個房東說,「我不能讓妳申請租金補貼,」房東的答案不留任何協商空間,順便溫馨提醒我:「妳如果堅持要申請租金補貼,會很難找到房子喔。」

第二個房東也拒絕了,他擔心稅捐處留存他的資料,未來可能派人到租屋處稽核。第三個房東向我訴苦半小時,他說他知道年輕人辛苦、申請補貼是房客的權益,「但政府不能先剝了我們的皮,再拿去補貼房客。」

周妤靜報導:根據政府宣傳,房東可藉此專案享有「賦稅優惠」,聽起來是雙贏局面,但事實為何?記者蔡宗儒/攝影

房客申請租金補貼,真的會讓房東吃虧?根據政府宣傳,房東可藉此專案享有「賦稅優惠」,聽起來是雙贏局面,但事實為何?

記者記錄找房時房東吐露的苦衷,以及房東的「因應對策」——要申請租金補貼,可以,但是每月房租漲一千元;甚至有房東從此不留租賃契約給房客,以免房客背地裡申請補貼。作為房客,在供不應求的租屋市場中,是真正沒有選擇。

房東:想申請租金補貼?下面一位。

周妤靜報導:房客往往身段極低,只求在空間與價格「正常」的物件中多住久一點。記者陳靖宜/攝影

在大台北找房的青年,逛了一圈電路混亂的頂樓加蓋、格局歪斜或陽台外推成雅房等「意想不到」的空間後,一旦碰上空間與價格「正常」的物件,就會將身段放得極低,向房東「求租」。尤其當搬家壓力逼人,房客更是不得不低頭。

房東試探性詢問我:「不能讓妳申請租金補貼,可以接受嗎?」「我明白,我接受。」我與多數房客一樣,更怕錯過好的物件,自願放棄每月3,600元,佔租金近三成的補貼。

一位自稱私立大學教授的房東,告訴我他的苦衷——他的出租事實若因租金補貼曝光,稅捐機關可追溯七年內的逃漏稅並額外加罰。這位房東說,過去有房客在未經他同意的情況下,拿租賃契約去申請租金補貼,於是他再也不把合約留給房客。

也有房東不斷向房客抱怨賦稅過重、憤而表示不予以續約,一位不具名的房客只好歸還房東「多繳」的稅,再請求租金補貼承辦窗口取消他的發放資格。「畢竟我想在那邊住久一點。」房客說。

租金補貼對房東有何影響?

周妤靜報導:崔媽媽基金會舉辦租金補貼說明會,讓房東及租客更了解自己的權益。記者蔡宗儒/攝影

今年的「租金補貼專案」給予房東的賦稅優惠包括:依「自住住家用稅率」繳房屋稅、依「自用住宅用地稅率」繳地價稅。但房東仍有所抗拒,原因之一是租金收入會被計入綜合所得稅。房東租房給「租金補貼戶」,雖享有租金收入最高1.5萬的免稅額度,但對所得稅率達20%的高所得者來說,仍不划算。

此外,房東也擔心政府追溯過去應繳而未繳的稅、追出其他正在出租的房產。崔媽媽基金會長期關注租屋市場的公平性,主任馮麗芳表示,稅捐機關收稅需要證據,照理來說,政府受理租金補貼的租約等資料時,並不會得知房東過去的租屋紀錄、其他租屋事實。

但不信任政府的房東,寧可避險。馮麗芳說,「十個房東裡面,我們能說服一個答應申請就很了不起了。」求租的房客為說服房東,得仔細了解租金補貼專案,或乾脆撥出部分補貼,每月多繳一些租金,讓利給房東。在供不應求的租屋市場上,房客實屬弱勢。

「申請租金補貼,無須取得房東同意。」內政部資訊平台這樣明示。不過,房客申請到租金補貼後,房東會被政府認定為「公益出租人」,雖然今年不會收到公益出租人的身份證明,但應繳的稅會與過往不同,仍有機會發現自己的身份轉變。

馮麗芳建議房客,申請補貼前,最好還是與房東溝通,避免破壞互信關係。然而,房東與房客有各自的利益要維護,關係經常是對立的。當房客一年之內要搬走、不再有寄人籬下的壓力時,就會直接申請租金補貼,省去與房東協商的麻煩。

租屋黑市才是病根 有待政府端出管制措施

周妤靜報導:崔媽媽基金會主任馮麗芳表示,「租金補貼新制真的很優惠,每個房客都應該試著申請看看。」記者蔡宗儒/攝影

「租金補貼新制真的很優惠,每個房客都應該試著申請看看。」馮麗芳在崔媽媽基金會主辦的租金補貼說明會上表示,今年政府號稱要發放三百億、補助五十萬戶數,申請標準從原先的最低生活費2.5倍放寬為3倍。以台北市為例,核心家庭每人每月平均所得56,046元以下,即符合標準,不需綁戶籍、審核財產。

但這項「利多」對廣大租屋族來說,仍然是看得到吃不到。馮麗芳說,長期以來「租屋黑市」——房東隱匿出租事實的問題,是最根本的原因。OURs都市改革組織推估,全台租賃行為約70至90%為地下化的黑市狀態。

政府鼓勵租屋族申請租金補貼,有出租事實的房東也能因此現身、成為「公益出租人」。馮麗芳指出,稅單上,公益出租人與自用住宅被放在同一欄目,未申報出租事實的房東,不容易發現自己已由「自用」轉為「公益出租人」。她推測,稅單如此設計,是避免房東與房客因租金補貼出現糾紛。

「租屋黑市的問題很大,補貼政策的改善很小。」馮麗芳說,能申請到租金補貼的房客、願意成為公益出租人的房東都是少數。她表示,目前的租稅優惠對房東來說仍缺乏誘因,「重點要讓房東相信政府是看證據收稅,而且賦稅優惠不隨政權更迭改變。」

此外,她建議政府透過出租資訊嚴查逃漏稅的房東,並且訂定房東與租賃業者的「實價登錄」責任與罰則,不讓房東繼續躲在黑市,「蘿蔔出現了,棍棒也要上;逼房東現身的責任,不該落在房客身上。」